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
東堂策企業系統產品查驗


新聞詳情

最大的用人陷阱

2016-06-30 00:07來源: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作者:東堂策網址:http://www.63f7b.cn 
文章附圖

  清朝龔自珍詩云:“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其意是冀望清廷破格重用人才。所謂“破格”,無外“唯才是舉”四個字。關于用人,國人自古極為推崇唯才是舉,古今文人騷客所著文章亦多據此點墨,但多為憤憤不平之詞,尤以“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杜甫為甚。史家評論歷代君王昏賢時,亦多持“唯才是舉”為尺,而論及世替興衰時,亦多以“唯才是舉”為因果。無論古時或今日,無論治國或治業,“唯才是舉”似乎已為眾人的共同主張,其亦貌似成為管理工作的鐵律。

  然,五千年中華歷史長河中,卻有兩人對“唯才是舉”持有異議。一位是“得道高人”老子,另一位則是過早殞沒的蓋世之才,誰呢?此人出生高貴,卻一生不得其志,且有口吃之疾,后被同門構陷而英年早逝,是為生之不幸、運之不幸、命之不幸;此人師從儒家、歸本道家、成于法家,是中華歷史長河中的曠世奇才;此人文采斐然,就連被司馬遷評為“功且與周、召列”的李斯亦自嘆不如;此人便是令秦始皇拜服為“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的韓非子。韓非子雖被同門師兄李斯構陷至死,但其治國主張卻被李斯秉承,而秦始皇在韓非子思想指引下掃六國、建大秦進而改變中國歷史進程。此后,《韓非子》一書便成為歷代君王競相拜讀的經典。受封建君主專制歷史條件局限,韓非子的學說因含“過于尊君”思想而被后世詬病,但卻絲毫無法掩蓋其思想光輝。如用人上,韓非子于《有度》中提出一極具顛覆性的觀點:“明主使法擇人,不自舉也;使法量功,不自度也”。此即說,眾人皆主張唯才是舉,韓非子卻主張“唯法是舉”。

  唯才是舉是推崇人才的“尚賢”主張,韓非子卻于《忠孝》一文中提出:“廢常尚賢則亂,舍法任智則?!钡恼摂?,此與老子“不尚賢,使民不爭”主張不謀而合。有同志或疑:“難道老子和韓非子認為人才不重要?”其實,老子和韓非子雖不尚賢,但并不等于不愛賢、不敬賢。二人反對尚賢的本質,僅是反對錯誤的人才舉用方式:人舉。所謂“人舉”就是通過管理者或他人來舉用人才,“人舉”的前提是:個人才華須先被人發現,否則無法舉用。與“人舉”相對立的則是“法舉”(如同人治與法治相對立),所謂“法舉”,就是不管個人才華是否被發現,只要其符合規定用人條件就予舉用,此即韓非子所說“明主使法擇人,不自舉也”。

   唯才是舉的前提是知人識才,亦為“人舉”?!叭伺e”與“法舉”雖一字之差,但現實區別甚巨:在唯法是舉的“法舉”環境中,所有人的眼睛都會盯著法規制度,并主動對照規定用人條件找差距、查短板,進而去努力、去改變、去加強、去提升。相反,在唯才是舉的“人舉”環境中,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管理者身上,為求管理者的賞識,“愚鈍者”會在工作上拼命表現自己,“聰明者”會擇機在管理者面前竭力展現自己,“聰慧者”會利用“借尸還魂”讓關鍵人物(比如二把手、三把手等)在管理者面前使勁夸贊自己,而“大智者”則會運用“情人眼里出西施”原理討管理者喜歡。就此而論,唯才是舉不僅難以舉到真正的人才,還會滋生大量問題。

  有同志或以為:“管理者若能夠慧眼識人,唯才是舉既能舉用到真正人才,亦能避免問題”。其實不然,縱使所有管理者皆有慧眼識人、明辨忠奸、從不走眼的本事,問題依舊無法避免。為什么呢?第一,世上有誰會甘心承認自己不如他人?肯定沒有。既如此,會有幾人真正對“唯才是舉”的結果服氣?不服氣就不會拼命工作、不會拼命成才。第二,縱使所有人都在拼命工作中表現自己,而無表面工作、溜須拍馬、權色交易、權錢交易等歪門邪道,然而,一旦唯才是舉沒有舉中自己,還有幾人繼續拼命工作?拼命熱情會持續多久?拼命成才的動力還剩多少?這兩點還是建立在所有管理者都極具慧眼識人、明辨忠奸、從不走眼能耐的基礎上,萬一管理者無此能耐,結果會如何?就此而論,唯才是舉就是用人的最大陷進,亦為最典型、最危險卻最不易察覺的人治方法。反之,在“唯法是舉”的“法舉”環境中,用人標準公開透明,用人機會人人均等,只要符合規定用人條件即可,故而無需向管理者表現自己,無需表現就不會滋生問題,最為重要者:對下屬來說,個人前途命運此時是攥在規定制度里,攥在規定制度里其實就是攥自己手里,而非攥在管理者手里;當下屬能自決個人前途命運時,他們將如何?他們會一直拼命,拼命工作、拼命成才、拼命去套規定的用人條件。恰逢此時,何愁事業難謀?何愁帳下無人?當然,話說“事情可以簡單看,但不能簡單辦”,欲做到“法舉”,須先制定一整套符合人性規律的科學用人體系和薪酬體系,而非簡單羅列一系列用人條件即可。

   特強調一點,國有成語“讒夫似賢”,唯才是舉一旦遭此問題,貽害無窮、后患無窮。在此言明一理:管理工作須持大局觀,要力防“得到蒼天大樹而失去整片森林”的問題,特別用人上,“人舉”縱然可以偶得蒼天大樹,卻因用人機會不均、用人標準不明等問題而得不到整片森林,得不到整片森林就別指望森林里會不斷長出蒼天大樹。反之,“法舉”因用人機會均等、用人標準明確,既可得到整片森林,亦可得到蒼天大樹,最為重要者:森林中會不斷長出蒼天大樹。

  最后,望諸管理者能摒棄一觀點:破格用人。破格用人是一種冠冕堂皇的人治,貌似擁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氣量,卻是飲鴆止渴。所謂破格,就是破壞格局,破壞什么格局呢?佛門有云:“人平不語,水平不流”,孔子曰:“人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人破格提拔,眾人必亦求之,求之不得必視不公。公平是什么?古人云:“公與平者,即國之基址也”,公平是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一個組織、一個單位、一個企業的發展基石。破格用人,興許能解一時之急、一時之困,卻會嚴重破壞整個公平格局。公平格局一旦遭到破壞,若要重塑,非得脫一層皮不可;再者,縱使能夠重塑公平,卻難以重塑人心。有同志或以為:“危急關頭需要破格用人”,此話貌似在理,但若辯證思考便無此慮:平時若能秉持“法舉”必能鑄就“高手如云”和“元氣充沛”之勢,既如此,遇有危急會缺人?遇有危急會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