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
東堂策企業系統產品查驗


新聞詳情

儒、墨、道、法的思想統一(篇三:道家)

2016-08-28 23:12來源: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作者:東堂策網址:http://www.63f7b.cn 
文章附圖

道家,中華文明的巨星,一個充滿唯物辯證思想的哲學流派。五千年中華文明中,若論最璀璨的明星,無出道家之右者。中國能與馬克思主義結緣,亦或緣于2500多年前道家種下的因果。如果說,崇尚“刑不上大夫”的儒學是貴族哲學,主張“愛人若愛其身”的墨學是農民哲學,那堅持“無為而無所不為”的道學便是全民哲學。其實,五千年文明進程中,中國產生的哲學流派很多,但能真正算得上哲學的只有道學。馬克思主義哲學雖傳入中國近百年,但在諸多民眾眼里,道家哲學仍是我們中國人現在的唯一哲學。

道家經典《道德經》是中國最偉大的著作,據說是世界上除《圣經》之外被譯成外文發行最多的著作,其與《周禮》《周易》《論語》《孫子兵法》共同構筑成中華文化的基石(五書皆出自周朝)。眾人常把《道德經》誤解為講述人倫心性的道德學說,實際卻是以“道”為核心的哲學經典。道家哲學與馬克思主義哲學在“形”上有許多相通之處,唯物辯證法的三大規律(對立統一規律、量變質變規律、否定之否定規律)在道家思想中隨處可見。比如,“正復為奇,善復為妖”是對立統一規律,“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是量變質變規律,“玄之又玄,眾妙之門”是否定之否定規律,等等。

道家哲學雖充滿唯物辯證思想,但其世界觀卻與馬克思主義哲學有較大區別。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世界的本源是客觀存在的物質,道家哲學則認為是客觀存在的“道”。今人雖把“道”理解為自然規律,但在道家人眼里,自然規律只是“道”的外在表現,“道”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客觀事物。其實,細觀《道德經》對“道”的各種敘述不難發現,道家的“道”指的是事物的“對立統一規律”(也稱矛盾規律,是唯物辯證法的實質和核心,是事物發展的內在動力),其是包括物質在內的所有事物擁有的普遍規律。也就是說,馬克思主義哲學把物質定義為世界的本源,道家哲學則把物質擁有的規律定義為世界的本源,兩者既相通又有區別。

我們都知道,世界哲學體系分為兩類,一是唯物主義哲學,比如馬克思主義哲學;二是唯心主義哲學,比如畢達哥拉斯哲學。中國道家哲學卻很特殊。其一,道家哲學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世界觀雖有區別,但兩者都認為世界的本源是客觀存在的,從而使得道家哲學與唯物主義哲學有相通之處,即:否認意識的第一性;其二,道家哲學雖承認“道”的客觀存在,卻將其視為一種能夠脫離物質而獨立存在的實體,從而導致其與唯心主義又有相通之處,即:否認物質的第一性。道家否認物質第一性又否則意識第一性的特點使其成為夾在唯物主義哲學和唯心主義哲學之間的“兩面派”。道家哲學雖遭遇“兩面派”的尷尬境地,卻能堅守“道”的客觀存在和否認精神的第一性,所以道家哲學的本質就是一門發展不成熟的唯物主義哲學。當然,在2500多年前卻是世界上最成熟的唯物主義哲學。

因為道家哲學將“道”視為主宰一切的神秘自然力量,故其方法論是嚴格遵循“順從自然”原則,以為只要順從自然,所有事物都會向好的方向發展,此即道家的著名主張:無為而無所不為。今人雖對道家“無為而治”有更豐富的理解,但其原意卻是一種聽憑自然、不求作為的消極避世主張,這在老子的“小國寡民”“民至老死不相往來”等愿景中得到充分證實?;蚩烧f,道家哲學的方法論是“在順從規律中隨波逐流、隨遇而安”,而不是“在利用規律中順水推舟、乘風破浪”。

道家哲學雖有局限性,但其對規律“神一般”的尊崇卻是人類社會從感性文明走向理性文明的轉折點,更是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主軸。同時,道家哲學“無為而治”主張的本意雖消極,但其提法卻極具科學性。

無為而治,管理者永遠的夢,欲求無為管理,須先找到科學的管理工具,此如想要消滅糧倉的老鼠,最好的辦法不是抓,而是養,養什么?養貓。管理的工具是什么呢?唯物辯證法認為:任何事物都由一組或主次有別的多組矛盾組成,任何一組矛盾都由對立統一的兩個方面構成。管理工作亦如此,其由“管人”和“管事”兩組矛盾組成,“管人”為主要矛盾,“管事”為次要矛盾;“管人”的矛盾又由對立統一的兩個方面組成,這兩個方面是什么呢?要解答這個問題就得把管理對象的本質搞清楚,即:什么是人?

什么是人?馬克思對人的定義是: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什么是社會關系呢?任何群居動物都有群居規則,猴群的一個規則就是要順從猴王,羊群的一個規則就是要跟個領頭羊走,蜂群的一個規則就是工蜂負責采蜜,蟻群的一個規則就是兵蟻負責保衛家園,等等。人為群居動物,要群居才能成為社會,故群居規則就是社會關系。原始社會的群居規則叫慣例,現代社會的群居規則叫什么?法制。法制明確了人與人的關系。比如,我與張三不認識,但我倆皆要遵守國法,我不能偷他,他也不能搶我,這就是我倆的關系——法制關系;又如,企業老板和員工是管理者與被管理者的關系,此關系是由公司法和企業的規章明確的,所以他們的關系也是法制關系;再如,一對男女是夫妻關系,夫妻關系必須由法律明確,所以夫妻關系仍是法制關系;再如,張三與李四是朋友關系,二人若不守法而相互欺詐,朋友關系就會消失,所以他倆的主要關系仍是法制關系;又如,父子之間是親人關系,如若父子之間不遵守國度而相互傷害,他倆之間的親人關系就會消失而只剩下血緣上的生物關系,等等。就此而論,法制是社會存在的基礎,人的主要社會關系就是法制關系。因此,“管人”這組矛盾的主要方面就是通過法制來管人,簡稱法治。如前所說,夫妻關系是法律關系,但恩愛夫妻還有一層關系叫感情關系,感情關系就是人的次要社會關系。故而,“管人”這組矛盾的次要方面就是通過感情來管人,簡稱人治。

綜上所述,法制是管理的主要工具,法治是管理的主要方法;人情是管理的輔助工具,人治是管理的輔助方法。管理實踐中,若能實現法治,即可實現道家“無為而無所無為”主張,此亦中國法家的最高理想:“君無為,法無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