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
東堂策企業系統產品查驗


新聞詳情

儒、墨、道、法的思想統一(篇二:墨家)

2016-08-28 23:13來源: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作者:東堂策網址:http://www.63f7b.cn 
文章附圖

墨翟,俗尊墨子,中國古代史上唯一一位農民出身的哲學家,其所創立的墨家學說在先秦時期影響極大。中國古代農民身處社會最底層,無論內憂或外患,遭受苦難最深的永遠是農民。此種苦難決定了農民階層的心聲永遠是期盼天下太平,而在農民階層看來,天下太平無外于人人相親相愛,此即墨家思想的核心——“兼愛”,“兼愛”思想的實踐要求是:上不壓下、大不欺小、強不凌弱、眾不暴寡、貴不輕賤、富不嫌貧,等等。因為墨家學說有龐大的群眾基礎,故與儒家學說并列成為東周顯赫一時的學說,簡稱“顯學”,其時學者身份“非儒即墨”。

墨家“兼愛”思想是一種沒有差別、一視同仁的博愛思想,其雖美好,卻要面對一種無法掙脫的現實困境。例如,邪惡的張三欺凌善良的李四時,墨家定會上前勸說,如若張三不予理睬,怎么辦?教訓張三會違背“兼愛”思想,坐看李四受欺亦會違背“兼愛”思想,此即墨家無法掙脫的現實困境。墨家“兼愛”思想因符合農民階層利益被推崇,卻因無法突破現實困境而逐漸談出大眾視野,終使墨家如同劃破夜空的流星一般,閃耀即逝。在困境掙扎中,墨家走上兩條截然不同的發展道路。其一,墨家是農民階層代表,農民是在征服自然中求生存的群體,當“兼愛”思想遭遇現實困境后,部分墨者便把精力轉移到研究自然科學和勞動技術上,從此走上科學研究道理;其二,在“要不要教訓張三”的問題上,部分墨者把“兼愛”思想演化成“義”而果斷教訓張三一番,從此走上鋤強扶弱的江湖游俠路,但鋤強扶弱必會動用私刑,故使部分墨家分支逐漸演變成黑社會組織甚至恐怖組織。

墨家一視同仁的“兼愛”思想雖因現實困境而急速流產,但在視奴隸生命如草芥的東周社會,其愛的思想可謂是人類文明發展史的最大進步,其博愛的光輝亦將永遠照亮人類文明進程。有人或問:墨家思想如此善美,何以困之其境、戛然而止?其實,這是墨家的階級局限性所致。如前所言,墨家為農民階層代表,農民階層身處社會最底層,得到的利益分配非常少,農民為求生存必會十分計較個人利益得失,否則原本艱難的處境會更加艱難而影響生存。簡單來說,農民個體的特性就是只能顧及個人利益和眼前利益,否則沒法活。農民個體只顧自己、只顧眼前的特性表現為群體特性時,就是利益均沾的平均主義,此即墨家“兼愛”思想的起源?!凹鎼邸笔且灰曂实摹捌骄膼邸?,當“平均的愛”遭遇“公平的愛”時,墨家就會在“邪惡的張三欺凌善良的李四”問題上陷入兩難境地,兩難境地自然會產生兩種結果:一是勸阻不了張三就拂袖回家研究種地去,二是勸阻不了張三就行俠仗義將其暴揍一番,而這兩個結果都無法讓墨者再繼續堅守其信仰,結局只能是分崩離析、瞬間消失。墨家平均的愛是一種個體小愛,而非群體大愛。

時下,無論社會管理領域還是企業管理領域,人性化管理雖是倍受追捧的管理“新”概念,但其靈魂卻是墨家“愛”的一脈相承,形體是墨家“善”的衣缽相傳。就此而論,人性化管理絕非新事物。然而,諸多管理者在人性化管理中常步墨家個體小愛之后塵。比如,有的企業在薪酬體系中設有工齡工資,目的雖是激發員工對企業的忠誠,但體現出來的卻是對老員工的人性關愛。然而,在同工同勞情況下,對老員工的人性關愛卻是對新員工的隱形傷害。有人或不以為然,認為只要新員工的工齡足夠長也能受此待遇。此邏輯貌似在理,但若取消工齡工資,新員工雖不會因此得利,卻會非常高興,高興的原因是什么?無外于傷害停止。所以,工齡工資是對老員工的一種小愛,這種小愛卻是對新員工的人為傷害,既有人為傷害就談不上真正的人性化管理。有人或說:取消工齡工資,新員工雖高興,但對老員工卻是一種傷害。其實不然,老員工雖受傷害,卻非人為施加的傷害,而是老員工“不勞而獲”心理的自傷。老員工在企業工作期間,其有選擇離開的自由,留下來是出于個人自愿,現若以其“自愿”來索取好處費,猶似女人自愿嫁給男人三十年后向其討要“服務費”一樣,倫理上說不過去。再者,老員工雖為企業貢獻多年,卻非無償貢獻,其貢獻一年就有一年的回報,貢獻十年就有十年的回報,從市場角度講,兩者互不虧欠。

管理者或許會在感情上感覺虧欠老員工,但感情歸感情,卻不能感情用事,否則就不是人性化管理,而是人情化管理。真正的人性化管理,其核心思想是對整個群體的大愛,而非對個別人或部分人的小愛。小愛講的是什么?小愛講的是感情;大愛講的是什么?大愛講的是公平。公平是什么?公平是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一個單位、一個組織、一個企業發展進步的基石,公平是對群體所有成員的大仁、大義和大愛,公平是群體所有成員望眼欲穿的最大期盼,公平是下屬誓死追隨的要訣。中國墨家“兼愛”因是感情小愛而非公平大愛,此即注定了其最后的宿命。再者,話說“天下根本,人心而已”,人心根本又是什么?人心根本,公平而已??v觀古今,孰能舉出“公平滅、人心在”的例子?故王夫之有云:“論天下者,必循天下之公”。

公平既為大愛,如何維持公平呢?此處重拾以前講過的例子:體碩健壯的張三與弱不禁風的李四擂臺比武,縱使張三必勝無疑,但若裁判未經二人切磋就直接判定張三勝出,李四必認為不公。再如,選人用人中,王五因杰貫古今而被直接啟用,其雖合乎唯才是舉主張,但眾人會服氣嗎?肯定有人不服,不服就是因為不公。我等常說“過程比結果更重要”,真正的公平不是結果的公平,而是過程的公平;沒有過程的公平,再公平的結果也將被定義為徇私。故而,欲使公平的結果深入人心,首當確保過程公平。何以確保過程公平?管理實踐中,過程即規則,規則即法制。法制,公平的基礎;法治,公平的關鍵。法制不立,公平就是無本之木、無水之源;法治不成,公平就是海市蜃樓、空中樓閣。沒有公平,就談不上大愛,故儒學集大成者朱熹曰:“天下之務莫大于恤民,而恤民之本,在于人君正心術以立綱紀也”,商鞅亦曰:“法者,所以愛民也”。再者,以愛為主題的人性化管理,核心是以人為本,人又以何為本呢?商鞅曰:“民本,法也”,以人為本就是以法為本。

綜上所論,欲成墨家之愛,必求公平之理;欲求公平之理,必求法治之成。法治看似無情而有違墨家“愛”的倡議,殊不知,法治雖無情,卻是無情的大愛。情是愛的邊緣,無情即無邊,無邊之愛即大愛無疆。有情無愛,有愛無情,此即道家“有無相生”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