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
東堂策企業系統產品查驗


新聞詳情

法治與人治的辯證關系

2016-09-16 21:19來源:東堂策企業管理戰略指導中心作者:東堂策網址:http://www.63f7b.cn 
文章附圖

   唯物辯證法認為:任何事物由一組或主次有序的多組矛盾組成,主要矛盾位居支配地位,對事物的性質、發展起主導和決定性作用。

   管理作為事物,其同樣由矛盾組成。從橫向看,管理的內容只有兩個:管人和管事。因為事由人管,管好人是管好事的基礎。所以,管理的主要矛盾是管人、次要矛盾是管事,我們抓管理工作的核心就要抓好管人的工作,也就是要抓住主要矛盾。

   唯物辯證法認為:每個矛盾都由互為對立且主次有序的兩個方面構成,矛盾的主要方面對整個矛盾起支配和決定性作用。從縱向看,無論管人還是管事,兩者都由互為對立的兩個方面構成:法治與人治。法治位居主要方面時,管理工作就是法治管理,反之則是人治管理。

    法治是管理工作的根本方法,人治是管理工作的輔助方法。與法治相對應的是法制(管理的基本工具),與人治相對應的人情(管理的輔助工具),法與情是管理者永遠的心結,能否正確處理好法治與人治的關系事關管理工作的成敗。

  唯物辯證法認為:解決問題要善于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對管理工作而言,就是要抓住管人這個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法治。

   唯物辯證法認為: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是對立的、也是統一的,兩者在一定條件下是可以相互轉換的。對管理工作而言,堅持法治管理已成為共識。所以,管理工作有兩個內容:一是保持法治的主導地位,二是實現法治與人治統一。

   如何保持法治的主導地位和實現法治與人治的統一呢?舉個簡單例子:張三因送家人急診而導致上班遲到,如何處理?在現實中通常會有兩種方法選擇:一是不講情面地法辦張三,但結果會讓張三心寒并嚴重挫傷其他人的工作積極性,這與管理的目的背道而馳;二是情有可原地饒恕張三,但結果會導致法規制度形同虛設而違背法治精神和公平原則,并會引發“一棟違規建筑不拆除,一片違規建筑就會拔地而起”的破窗效應。從這個角度看,張三貌似成為一個“燙手山芋”。其實,這兩種方法都是用靜止的觀點來看待事物,屬于形而上學。

    明確一點:矛盾的雙方并不是絕對的對立或絕對的統一,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也不是固定不變的;在一定條件下,對立的雙方會實現統一,雙方的地位會發生轉換。比如,一對正在吵架的小夫妻(對立的雙方),突然看到別人欺負自家孩子時(統一條件),就會停止吵架一致對外(對立的雙方實現統一);又比如,在原本“夫唱婦隨”的家庭中(男人為主要方面),一旦丈夫出門幽會被妻子抓到現行(轉換條件),“夫唱婦隨”十之八九會在一段時間內會變成“婦唱夫隨”(雙方的地位發生轉換)。

   根據這個辯證法原理,在處理“張三因送家人急診而遲到”的問題上,首先就要保持法治的主體地位不動搖,堅持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同時,張三受到處理肯定會心寒而影響工作積極性,這是法治無能為力的地方,此時就需要進行人情治理,比如上醫院看望張三的家人。所以,處理張三遲到問題的正確方法是:先上醫院看望張三家人,再對張三進行法治處理。這便保持了法治的主導地位,又實現了法治與人治的統一。從這個例子不難得出正確處理法治和人治關系的原則:能實行法治的領域禁絕人治,法治觸及不到的領域力推人治。如剛才的例子,張三遲到是法治領域的問題,此時絕不能實行人治,一旦人治突破到法治領域(矛盾雙方地位轉換的條件),人治就會轉換為矛盾的主要方面,法治則會退居其次,管理工作的性質就會向人治管理演進;預防張三受到處理后產生消極情緒和由此帶來的影響是法治無法觸及的領域,此時就需要上醫院探望張三家人進行人情治理,以上就是法治與人治的辯證關系。